我与原子有个聚会——复旦大学化学系岳斌教授来我校做讲座
2017年01月1日 发布人:发布人:办公室 撰稿人:撰稿:佚名 摄影:摄影:现教中心 阅读数:768

化学老师也懂“情怀”

“我最喜欢的是《春江花月夜》,读起来有点像《天河》”来自复旦大学化学系的岳斌教授这样说道。岳斌老师开篇用的不是高大上的化学公式,不是从未见过的稀奇概念,而是用一种“情怀”将所有的同学吸引。“我也喜欢历史。历史上说盘古活了三万岁,我一直思考这个问题。后来发现北欧神话也有相似的说法,于是我把三万除了365,结果七八十岁,看来古人一天为一岁。可见我人类对于一岁的认识也是有阶段性的。”

这还不算完,你知道为什么“何当共剪西窗烛”那么美吗?因为蜡烛燃烧的时候,会产生无数纳米级别的钻石。“想想,每次点燃蜡烛都是不计的钻石在燃烧,这恐怕就是我们对于烛光晚餐那么渴望的原因了。”岳斌教授不仅这样说,还将同是复旦大学毕业现在英国任教的一位教授所做的实验图片拿出来,“有图有真相”,蜡烛火焰之内真的有纳米级别的璀璨钻石。

“大力出奇迹”的诺贝尔奖

“两位俄罗斯裔的英国的物理学家用了一块规则的石墨片,拿粘胶纸贴在身上,再拿一张贴在石墨片上,然后······”(合掌撕裂状)“最终搞出了单层石墨烯。两位物理学家最终也拿了物理学奖。”岳斌教授说,这是科学界引为笑谈的一件趣事,力量大也可以拿诺贝尔奖,虽然两位物理学家手拉脱臼了。单层石墨烯,也就是单层的石墨片层,是已知最薄的材料,其厚度就只有一个原子直径的大小,拥有令各位科学家十分好奇的理化性质。岳斌教授所举得所有例子都是高中的我们所熟悉的概念知识。让我们既熟悉又好奇,深入浅出地展现了化学作为一个基于实验的求是科学的魅力。

令人惊叹的特殊结构

见过碱金属作为阴离子的物质吗?NaNa,CsNa,Na都是做的阴离子(( ⊙o⊙ )千真万确)这还不算完,我们所熟知的最小的阴离子【H】-已经被打破了,现在出现了更为神奇的电子盐,以电子作为阴离子(( ⊙o⊙ )不是金属单质哦,是盐,是盐!)还有新的机械键,不考化学键结合,而是两个化学物质通过锁扣的物理方式结合,是分子马达的结构基础。(这种马达转速高达每秒上千万转,其研究者也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是不是感觉世界再一次被颠覆了?

形象生动的化学解释

我们学习了那么久的化学,我们对于各种化学键总感觉缥缈不知所云。微观世界的陌生是化学学习时我们难以理解知识的一个障碍,但是在岳斌教授图文并茂的解释下,你一定能够对各种化学键有更深刻的认识。

作为《十万个为什么》的副主编之一,岳斌教授并不像我们现象中的那么高冷,而是如同《十万个为什么》一样和蔼,亲切,幽默,自谦。“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说得就是这样的良师。

上一篇: 招标公示